我與3D列印手術(一)

不知不覺,默默的走了10年。

有在追蹤劉醫師的人,應該會覺得劉醫師專精的整型項目很特別,「3D列印手術」…這到底是什麼玩意?

好像一名運動員寫他專精的球類運動,是大家陌生不熟悉的項目一樣。

而這十年來,我也從遮遮掩掩地不敢寫、不敢講(多少怕專業人士或非專業人士質疑的眼光),到現在挺身而出表明自己就是這個領域- 3D列印手術的專家。這不僅僅是心境和心智上的轉變,也代表自己對這門技術越來越有信心;有信心的不僅僅是自己的能力,還在於這門技術在整個整形外科界的潛力。

G1 2 A

▌一切的濫觴,要從10年前說起

一轉眼,10年了,真剛好是10年。
為什麼我會記得這麼清楚?因為這一切要從我2014年去美國整形外科醫學會報告開始。那一年,我是臺大整形外科住院醫師第五年。

身為醫者,一生一定要至少去美國學會一次,畢竟美國是世界第一大國,擁有世界第一的財富與技術。除了有最先進技術的演講,還有最先進醫材的展示。

劉醫師,就是在那時見識到令人目眩神迷的3D列印科技。

G1 2 D

▌十年前美國就已經在使用「合法的」3D列印醫材

一個被散彈槍打爛左臉的病人,上顎骨已經粉碎到不能修復。

學會裡美國醫師講解著,如何利用3D列印鈦合金鏡像複製病人的右臉,再用3D列印陶瓷打造他的左眼(讓外觀看起來幾乎一樣,但是是沒有視覺的)。科技將他的容貌修復了,除了僅剩的疤痕外,一般人很難想像病人術前整臉都是毀容的狀態。

十年前,3D列印科技剛剛誕生,吾人對於3D列印的認知僅止於新聞裡的報導。

現場親眼看到3D列印應用於人體,劉醫師是大為震撼,令人神往。對於醫療科技無盡的想像油然而生,以後人類全臉全身都搞不好是列印出來的金屬或其他特殊材質,就跟2020後出來的賽博龐克(Cyberpunk)一樣。

G1 2 C

G1 2 B

▌那次回國後,決定要好好發展3D列印科技相關的整形手術

我循線問到了台灣正剛起步發展3D列印的廠商,與其討論手術的設計和規劃。在我任職台大醫院主治醫師第一年時,完成第一例「3D列印切割導板腓骨皮瓣手術」,並於隔年台灣整形外科年會演講這個主題。

G1 2 E

G1 2 F

精準的切割跟設計,讓直線的腓骨能夠打造出近似下顎的曲線,患者術後口腔開闔良好,面部曲線對稱和諧。看到如此傑出的成果,劉醫師內心大感滿足和欣慰!能夠實現國外取經的技術,實在令人振奮不已!

G1 2 G

時至今日在台灣各大醫院 ,3D列印切割導板用於自由腓骨皮瓣重建手術已成常規。看到一個醫學領域的進步著實令人雀躍振奮。

(未完待續)

任何手術或療程均有其醫療風險,本網站文案與內容僅供參考,會因每個人體質條件不同而有個別差異,並非每個人都適合,實際仍須由醫師當面診療評估而定,建議術前與執刀醫師多加討論評估,對手術結果應能有合理期待。

本網站使用之手術療程、藥品或醫療器材名稱,若與醫療藥品或醫療器材許可證(或稱仿單)名稱不同,部分為適應症外的使用介紹或口語化供理解時使用,僅供參考。非用於診療服務項目說明或醫療效果宣傳;正式療程、儀器名稱、效果等,均以醫師親自說明為主。